当前位置: 故事传记 / 鬼故事 / 凶宅迷魂

凶宅迷魂

凶宅迷魂

时间:2017-09-23 来源:网络 作者: 凤栖桐 25

        陈博明满意地拿到了房钥匙,他觉得通过中介公司买的这套二手房实在是物超所值,附赠整套家具不说,甚至还包括一架钢琴。陈博明非常喜欢钢琴,但因为车祸受伤不能再弹,这也是他人生中的一大憾事。

        陈博明欢喜之余,恍惚中看到一个女人正端坐在钢琴处,画面就那么一闪而过,他觉得自己可能是太累了。因为马上要结婚,这几天他一直马不停蹄地到处看房子。

        陈博明和女友晨萱简单地把房子打扫一下,便急匆匆把婚礼给办了。第一晚入住,两人兴奋得半宿没睡,直到天陕亮时陈博明才沉沉睡去。后来朦胧中他听到了舒缓的钢琴声,便起身到客厅,竟然再次看到了那个弹琴的女人,陈博明心中顿时一紧,不禁想到了<倩女幽魂》中的小倩。陈博明心里明知不对劲,可还是忍不住想亲近她。这时只觉得浑身一阵发热,猛地醒了过来。

        后来一连几天都是这样,陈博明终于有点扛不住了,天天都顶着熊猫眼,像是鬼上身一样。他被晨萱哄骗着来到一位大师面前,那位大师不等他们开口便断定他们是刚搬家,而且是搬进了凶宅,那处房子应该是之前发生过凶案。晨萱忙问解决方法,大师却摇头称法力有限帮不了他们,冤鬼是选中了他来帮自己抓凶手,陈博明必须照办。

        两人回到家便在网上搜查,发现这房子确实发生过凶案。案犯应该是两名劫匪,抢劫之后还将女主人和她四岁的孩子杀死了。

        自从得知这些情况后,陈博明和晨萱睡觉都要开着灯。弹琴的女人应该是专职教钢琴的,似乎她每天都在重复生前的钢琴课。陈博明慢慢发现她实际上并不能看到自己,她应该是在看自己的学生,每次那个关心的声音叫她老师时,她都会纠正说:“叫我明惠。”

        有一天,明惠在弹钢琴时出现手指无力的状况,那个关心的声音问:“你怎么了?”明惠痛苦地摇了摇头,躲回了卧室。那个声音再次问:“是他把你打成这样的?你伤得重吗?”明惠点了点头,接着解开自己的衣扣给他看,丰腴的身体上有大大小小的瘀青。陈博明只觉得自己呼吸加重,血往上涌,这时他突然醒了。

        浑身是汗的陈博明满脑子都是明惠那诱人的身体,冷静之后他突然想,明惠既然真的和自己的学生发生了那种关系,而她老公如果知道,难保不会一怒之下杀了她。可是他再愤怒会对自己的孩子下手吗?陈博明把这事告诉了晨萱,两人约好去中介公司调查卖房子的主人,原来主人是明惠的丈夫高远。

        晨萱搜集资料时发现案发时屋内只有两个劫匪的指纹,根本没有她丈夫的。陈博明认为高远完全可以买凶杀人,晨萱觉得这根本解释不了高远雇凶杀自己孩子的猜想,两人无奈只好暂时作罢。

        夜里,陈博明再次梦到了明惠,朦胧中她正在玄关处推搡着一个男人,并反复地说:“你快走吧,别让你老婆再来烦我了。孩子是你的又怎么样,你也休想见到。”

        陈博明立刻确认,那男人不是明惠的丈夫高远,而是另一个陌生男子,这男人也不像是她的学生,年龄有点偏大。

那男人说:“你忘了是谁帮你安排的工作?是谁帮你爸出的医药费?现在想过河拆桥,你信不信,我立刻去找你丈夫好好谈谈。”明惠反击道:“张超,当初是你强暴我后主动给的补偿,现在又拿这些来要挟我,你先管好你老婆吧。”张超无耻地笑了:“我不是说将来一定会娶你吗?”

        明惠随手往他身上扔了几张照片,张超拿起照片一把扯过她:“你居然敢要挟我?”明惠无力地摇了摇头:“我是跟你学的。”气愤到极点的张超留下了一句:“你放心吧,我是不会放过你的,咱们走着瞧!”

        明惠低着头回到卧室,那个关心她的声音突然开口:“他真的是小小的亲生父亲?”明惠点了点头,喃喃地反问:“为什么我遇到的都是这样的男人?”

        那个坚定的声音说:“我一定会好好对你的,我现在没能力,等我出国之后,我一定想办法把你接到国外。”明惠怔怔地看着她做的剪报。陈博明从一片茫然中醒来,之后他去查张超的资料,发现他竟是个有头有脸的领导。这下陈博明的脑袋又开始疼了,这张超的嫌疑比她丈夫高远还要大,而高远也有了杀死孩子的动机,小小根本不是他的孩子,难保他不会下毒手。

        晚上回到家,萎靡不振的陈博明被卧室里凹凸不平的复合地板绊了一脚,当下便俯身想把复合地板重新铺一下。不想刚拿开那块地板,发现底下有血迹。明慧死在客厅,孩子死在客厅到卧室的走道处,那么这卧室地板下的血又是谁的呢?陈博明有些激动地开始猛掀地板,晨萱听到动静过来看,当时就有些站不住了。

        警方随后也到了,陈博明抱着晨萱坐在沙发上,显得有些不安。此时卧室里有两摊纵横交错的血迹,应该是案发当时部分血液渗到了地板下。警方之所以在之前的调查取证时没有发现,是因为凶手擦洗地板时用了漂白水,这东西破坏了地板上的血液成分,同时也没法提取DNA

        这间屋子再一次被封了起来,几天之后取证完毕,陈博明和晨萱才又搬回来,两人从卧室搬到了客房。因为他们是屋主,去警局办手续时多少也了解到了一些案情,经证实这血迹应该是那两个劫匪的,这样推断两人很可能已经遇害了。陈博明突然想起了警方贴出的提供线索有奖励的消息,立刻向警局揭发高远及张超有嫌疑。不久两人都被请到警局了解情况,但也只是一般性的讯问,因为两人都被证实没有作案时间。

        晚上陈博明一心想让明惠再给些提示,为了梦到她,他临睡前还特意吃了片安眠药。果然,睡梦中陈博明再一次看到了楚楚动人的明惠,这次明惠的脸上有几处瘀青,显然又是她老公打的。明惠看着窗外,她说老公已经发现了小小的事,却死活不肯离婚,想用小小来要挟张超,而张超又一个劲儿地缠着她,说到最后明惠痛哭着提到了死。而她学生的声音依旧很坚定,他让她放心,该死的不是她,而是那两个浑蛋。

上一篇: 杀死自己

下一篇: 给鬼接生

大家都在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