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TRL+D 加入收藏
当前位置: 故事传记 / 鬼故事 / 定婚店

定婚店

定婚店

时间:2017-09-23 来源:鬼故事 作者: 子规引月 15

没有父母的孩子,走到哪都算是个孤儿,因为那份骨肉之亲,是旁人无法给予的。
韦固,大唐千万子民当中普通的一员,如果没有接下来这个故事,也许他就像众多唐朝百姓一样,在尘世中被遗忘。

幼失怙恃,对于一个孩童来说,是莫大的打击,纵使家有余财,可保一生无忧。

这么些年,在那些无边的,寂莫的夜里,除了那盏昏黄的油灯,还有什么呢,当夜幕降临,街市的尘嚣淡去,夜色如泼墨一般将自己裹住,静谧的让人窒息。没有亲人的家,能够称之为家么?

看见别人妻妾满堂,儿孙承膝。这种感觉,白爪挠心而挠不得。有人能理解吗?

既然如此,那就成家吧。找个门当户对的女子,结婚生子,让家充满生气,和她白头偕老。人生如此,曷能再求其他。

可是,人就是这样,往往你有心栽花,花常不发。韦固多次求亲,都没有结果,这对于已过弱冠之年的他来说,无疑是巨大的打击,想我杜陵韦氏,也算世家大族,想要求份亲事,竟如此艰难,但失望之余,他并没有因此放弃。

大唐贞观初年的一天,他准备去清河游玩,半途路过了宋城,天色已晚,正好看到一家装潢精美的酒家,心下便想进去打个尖。

酒家里多的是读书人在吃饭聊天,读书人志趣相投,言语一多,便引为知己,在和他们聊天的时候,他也把自己多年的夙愿也说了出来,多年寻觅良偶未果,喟然不已。

同桌一读书人,豪侠仗义,当下就说,这有何难,兄台若不嫌弃,在下愿为冰人,为兄台向前清河司马汗潘昉家提亲,他的女儿尚未字人,与兄台门弟正合。

有如此之事,韦固自然欣喜若狂,但又不露声色,二人商议,翌日清晨,店西龙兴寺门前与女方家会面。

这注定又是一个不眠的夜晚。

欢乐,兴奋,心中的希望正成倍膨胀,只恨天亮太迟。

太还没亮,灰蒙蒙的,寺院似乎响起了钟声,似真似幻。韦固手忙脚乱起来,梳洗一阵理了理发冠,便急忙奔向约定的地点。

一出门,便觉得冷,他也不想再回去拿衣裳,便一直往前走。他觉得时候尚早,就想先找个地方歇会儿,抬首四顾之际,突然看见了一个长相奇特的老头,眉骨高耸,白髯及胸,身倚一个布囊,坐在那台阶下,就看月色,正在翻阅手中的书籍。

天逐渐亮了。

他坐在旁边,百无聊赖,于是移过身子,想去看看老头究竟在看什么书,以致于自己靠得这么近都没有发觉。

不看还好,一看便吓一跳。

这韦固平生自负读书甚多,虽不能说饱读诗书,可对付一般的诗书,完全可以说如庖丁解牛,可今日面对上面的文字,他竟然象是面对一纸白纸,他皱皱眉,便说:"在下韦固,自幼饱学,虽不能过目不忘,但自认世间文字,我都略为知晓,但今日观老伯之书,却一字不识,何其怪也,望明示"

老人抬头望了他一眼,说:"你不认识很正常,这不是人世间的书"

"哦,那这又是何处之书?"韦固听后,大为吃惊,连忙问。

老人淡淡的回答:"幽冥之书"

虽然是不经意的一句话,却惊得韦固几近仆地:"幽…幽冥之书,怎…怎…怎会到此?"

老人眨了几下眼睛,望着他说:"是因为你来得太早,而不是老朽我来迟,幽冥之官,掌阴阳间之事,理所当然,要在阴阳间来往。你看这朗朗乾坤,人鬼各半,只不过小子你乃肉身凡体,不能辨析罢了,如此而已"

"既然这样,敢问老伯主管何事。"

"世间姻缘之事。"

韦固一听,兴致顿起。忙道:"在下幼失怙恃,多年来希望早娶,早日开枝散叶,壮我韦家门楣,可十余年来,未曾成功。今日在此与人商议迎娶前司马潘昉之女为妻。不知可以不可成。"

"不能。"老人立马回答。

韦固为此一个晚上辗转反侧,一听这话,就像被抽了芯的枕头一样瘪了下去。这时那老人又说“尊夫人方三岁,十四年后,她可过你家门。”

十四年,长吗?说长又长,不过,总比孤老一生好吧。

他起身准备走,突然看到了那个鼓鼓的布囊,于是问:“可以知道老伯身后的布囊所装何物乎?”

“无他,红绳而已。”

"哦?"

"这些红绳,作用是为了系夫妻二人的脚的,一旦两人缘分已定,我就用绳子悄悄把他们的脚系于一起。从此以后,无论富贫阻隔,那怕山高海远,抑或血海深仇,即便吴楚异乡,只要此绳经老朽一系,就算历尽恩波,也不能将两人拆散。"

上一篇: 阴阳奇缘

下一篇: 青衣缘

大家都在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