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故事传记 / 民间故事 / 窝囊的财主

窝囊的财主

窝囊的财主

时间:2017-09-23 来源:故事会 作者: haojilei 28

  一

  在清末民初的青州府东南乡,章万富是方圆百里鼎鼎有名的大财主。可他却有个响于真姓实名的外号叫“窝囊”!

  在他所居住的章府村,北东南三面一马平川的坦荡平原上,拥有数百亩良田,周围的七八个村落全是他的佃户。村子西面平原的尽头,那低缓起始的山岭上,有他一方方的桑园,和横看成行,竖看成排的桃李杏柿树林;村子的东头开着烧酒作坊,村子的西边安着油坊,村中的茧房里养蚕缫丝。一年四季村中的空气里,时常飘荡着烧酒的醇香、芝麻油和豆饼的香气。距村二十里之遥的青州府城里,有他的钱庄货栈,收茧贩丝,买卖山货;向东三百里的海港青岛,有他的旅店当铺,货贸商行。日进斗金,是富甲一方,名震四乡的主儿。

  家财虽拥万贯,可他却是个十足的觅汉身子。夏天,一身青不青,蓝不蓝的裤褂上是补丁摞着补丁,自做的青帮布底的大铲鞋底,钉着厚厚的大皮掌子,走起路来“踢踢跎跎”的直响。赶集上店,头上那顶残边破沿的斗笠,比巴掌大不了多少。冬天,戴一顶黑乎乎,油渍渍,前卷后翻的破毡帽,披一件露着暗色棉花头的长袍子,腰间扎一根泛黄的茅草绳。那脸那手那脖子,终日像刚从煤窑里钻出来的一样,远看像个要饭的,近看像个捡破烂的,有人揶揄地问他:“是不是家里地多肥少,积攒下一年的灰垢,大年三十洗下来好上二亩地?”他听后不以为然地笑了笑,一本正经地说:“洗脸干啥?脸面是做给人家看的。”

  有年,黄瓜刚上市,他牵着毛驴去赶集,在熙熙攘攘的市面上,驴嘴伸进路边一个卖鲜黄瓜人的货篓里叼出了一根。卖黄瓜的人是个三十不到的壮年汉子,扯着嗓子吆喝了半天还没开市,心里正窝着一肚子火,恼怒地伸出大手,一把将缰绳拽了过来。窝囊财主章万富,正低着头盘算着心事,毫无防备,一下被拽了个踉跄,身子扑在了驴头上,才所幸没摔倒在地。可脚上的大掌子铲鞋却甩出了好几步远,才要问这是为啥时?壮年汉子乜斜了他一眼,随即厉声骂道:“你这个熊叫花子样,摆个什么鸟谱,和你一块的兄弟都舍不得给它吃饱,到这集市上来吃起了抢食,今日如不赔一斤黄瓜钱,这驴你先别要了!”

  窝囊财主章万富,仔细地听完了壮年汉子的怒骂,低头看了看正使劲地伸着头,在津津有味地啃着鲜黄瓜的毛驴,慢条斯理地说:“你先别急着认兄弟,我先找上我的鞋。”说着赤着一只黑乎拉几的脚丫子,把鞋子勾了过来。然后笑吟吟地伸手取下了毛驴身上的破烂钱褡儿,摸索出了一块白花花的银圆,轻轻地掷在了壮年汉子的面前,意味深长地说:“小兄弟,别自以为身强力壮,就和我的毛驴一般见识,全收了你的市。”说完把黄瓜篓子顺地一倒,碧绿鲜嫩的黄瓜满地乱滚。“驴啊驴,让人家说咱俩兄弟一场,我叫你尝尝鲜吧!”壮年汉子瞪着一对惊愕的大眼睛,看着毛驴紧低着头“咯咯吱吱”的大口吞嚼着鲜嫩的黄瓜,油光光的尾巴悠然的左右甩动着。又转眼打量着这个衣着破烂的窝囊老汉,用狐疑的口吻说:“你……你该不是个坑蒙讹人的老街混吧……”说着急忙把手中的银元,对准嘴巴使劲地吹了几口气,放在耳边听响声,银元清脆的“铮——铮——”声传进耳鼓,没有一丝的杂音,断定这银元是真的。窝囊老汉看到他狐疑的神情,将肩上的破褡裢放在了地上说:“要是假的,里边的这些银元,我全赔给你”说着用一只黑乎乎的大手展开了褡裢,里边有数十块白花花的银元叮当作响。“咦,你这副穷相——”壮年汉子下意识地说了句半截子话,就和围观的人们一样惊呆了……

  这时一个肩挑青菜担子的中年人走了过来,笑吟吟地对傻楞着的壮年汉子说:“小子哎,你运气不赖,碰到财神爷了,他就是咱远近闻名的窝囊财主章万富大叔。我说章大叔,你也照应照应我,收了我这担青菜吧?”

  “我的毛驴肚子有限,盛不下你这担青菜了”章万富用手抚摸着驴尾巴嗬嗬一笑说。

  “嗨呀——闻名的大财主,竟是这般的模样呀,真是开眼了,浑身上下那有点财主样,这整个一叫花子吗……”人们不停地指指点点,窃窃私语着,将信将疑地散开了。

  回家的路上,在一个村头喂驴歇息时,把头上的那顶破烂不堪的毡帽,摘下放在了路旁。歇息了一阵,牵驴走出了大半里地后,猛然想起了头上的帽子忘记了戴上,待他赶回来拣时,早被在那里歇息的人们,嫌油乎乎的恶心人,用脚踢到了路边的草窠里。他笑眯眯的弯腰拾起来,弹了弹上面的草屑,吹了吹黄土,翻开那脏活活的卷沿,露出了数块白花花的银圆,让一群歇息的人面面相觑了!

  这么一个窝囊邋遢,有些玩世不恭的的土财主,他是凭什么本事创立下的这万贯家财呢?章家有着悠长的历史背景!

上一篇: 送寿礼

下一篇: 小长工娶妻

大家都在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