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TRL+D 加入收藏
当前位置: 故事传记 / 情感故事 / 我做二奶的悲催生活

我做二奶的悲催生活

我做二奶的悲催生活

时间:2017-09-22 来源:网络 作者: 秩名 49

单纯女孩,一心成就“明星”梦

  我是从东北的一个小城市里走出来的女孩子,从小时候起,我对唱歌就很感兴趣,也觉得自己的嗓子有过人之处,于是,我在没有事的时候经常对镜子唱,并不时地把自己喜爱的歌星的歌听了一遍又一遍。

  那时候,我刚刚从中学毕业不长时间,从小就爱幻想的我,梦想着自己有朝一日也能成为红遍歌坛的“明星”。为此,从那时起,我便有意向这方面发展,除了每天练歌之外,就是去市里办的声乐班学习。

  一年之后,我从声乐班毕业时,老师说我唱歌已经有了长足的进步,如果能拿到一首好歌,我就有可能一炮打红。我听老师说这番话的时候,心里就把自己当成了一个大歌星。于是,我便开始与一些作词作曲的人联系,希望他们能帮助我写出一首好歌。

  然而,我看了几首歌后,觉得这些歌都不会让我迅速走红。没办法,我只好继续寻找能让我一炮打红的好歌。

  在这期间,一家企业要搞产品宣传。不知他们听谁说我歌唱得还不错,就找到了我,让我在宣传期间去唱几首歌。酬劳是唱一首歌30元钱。当我把这事告诉自己的男朋友时,他鼓励我说:“说不定这就是机会,也许在你唱歌的时候,就会碰到行家。”

  很想倾诉,但是不知道找谁,每一天都很痛苦。小女我快奔三了,回忆起童年和青春期,有的是无尽的痛苦。记忆中的妈妈是个很强势的女人,以自我为中心,不允许任何人说她有错,即使她本身是错的也不行,她永远是对的。

  我想,这也许就是父母不和的原因吧,记忆中父母也好像没有感情,就是凑合过日子而已。我们兄弟姐妹五个,我排第三,夹心饼干啊。上面是俩哥哥,下面是小弟小妹,家里有什么好东西,好吃的,从来我都是排在最后一位的。

  为此我心里不平衡,可是父母却从来不肯承认这个事实,现在长大了,觉得五个手指有长有短,就算最不疼我我也可以理解的。

  我从青春期开始就对家里没有留恋了,虽然我是风个兄弟姐妹中最不招人疼爱的那个,可偏偏我是几个中最善良,最不自私的人。母亲在青春期对我的伤害很大,特别是一些语言上的伤害。

  我16岁时尝试过自杀,但是没有成功,后来我想啊,为什么要死呢,死了不就是正中别人的下怀吗?(因为爷爷奶奶重男轻女,也总是骂我是多余的人。

  哥哥们从小就不把我当成自己妹妹对待,从小到大有气就拿我出气,轻则语言伤害,重则拳打脚踢,或者是把我锁在家里不让我去上学),我要逃出去,后来就一直在忍受,一直找机会离开家里。

  终于,18岁出来打工后,很少与家人联系,而家人联系我也一般是问我有没有钱寄回家之类的话。有一次,我生病了,不敢告诉家里,自己一个人默默在医院做了小手术,手术过程中一直在流泪,隔了几天妈妈又来电话问我有没有钱,那一刻,我再一次死的心都有了。

  安眠药买来了,我自己躲在宿舍一整天都没吃东西,自己在想自己的人生,自己的未来,还有痛苦的过去和现在,我想解脱啊……可能是哭累了,竟然就那样睡着了,睡醒后我又改变了想法,我想一定要努力改变自己的现状,不可以再如此懦弱,要坚强。

  我的经历我从不敢向别人提起一个字,因为我怕,我害怕别人笑我,所谓家丑不可外扬,所有的一切我埋在心里,对别人就吹嘘父母如何如何疼自己(真的很贱,自己缺什么就总是幻想着那是事实)想起这些,静下来时,自己还是会偷哭。

  我在22岁邂逅了自己的爱情,感觉自己重生就是从那一年起,他非常疼我,不管什么事情都依着我,什么好吃的好玩的好用的都愿意给我买,我认定,我这一生只嫁给这个男人,26岁时如愿以偿,成立了自己的家庭~~那时娘家一贫如洗,因为爸爸赌博输了非常多钱,把房子和货车都输进去了。

  我看着家里可怜,加上我生宝宝也需要人照顾,妈妈身体也不好,也不放心她一个人在老家,想了一夜,还是决定把妈妈接来和我们一起住。我想着自己也快当妈妈的人了,纵使母亲态度对我有多不好,但也是她把我养育成人的,我想忘掉以前的所有,从心里接纳母亲。

  男人玩的最高境界,不是偷身,不是偷情,而是偷心。

  所以,有人说,有的男人是毒药,有的是中药,有的是泻药,有的则是春药……

  那天晚上,我在上夜班。楼下传达室打来电话说,有个女读者要见我,讲述情感故事。我说,你让她上来吧。她的长相谈不上出众,但是和她的谈话却让我吃惊,因为她的很多话很有哲理。

大家都在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