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TRL+D 加入收藏
当前位置: 故事传记 / 小故事 / 美女送我三巴掌

美女送我三巴掌

美女送我三巴掌

时间:2017-09-23 来源:《百家故事》 作者: 袁孟梁 13

    每天上午六点半,杜文鹏都会准时乘公交车上班。这天早上,他刚来到公交车站时,突然,驶过来一辆电动车,经过站牌时,车头一拐,骑车人将电动车停了下来,几步跨到杜文鹏面前,扬起手来,“啪啪啪”扇了他三巴掌。

一时间,杜文鹏的脑袋“嗡嗡”作响,半天才回过神来。他怒气上冲,喝道:“喂,你干嘛无缘无故地打人?”

那骑车人闷声闷气地回答:“我就打你,你想怎么样?”

好嘛,打了人还蛮不讲理,杜文鹏气得撸起袖子就要还手。“怎么?你想打我?你倒动手试试!”那骑车人伸手摘下头盔。杜文鹏一看,举起的拳头不由自主地放了下来。

这骑车人竟是一个杏眼圆瞪,满脸怒气的短发美女。她伸手指着杜文鹏的鼻子,骂开了:“你这个陈世美,我看见你就生气,你这种人还活在世上做什么?哼,告诉你,以后不要让我看见你,看见了我照样再打你三巴掌!”这一连串的话像机关枪一样扫过来,骂完了,美女一甩头,骑上电动车,一溜风似的走了。

    这哪跟哪啊,自己根本不认识这个美女,白白挨了三巴掌不说,怎么还莫名其妙地当上了陈世美?杜文鹏连喊冤的时间都没有,这一天他都是在郁闷中度过的。

第二天早上,杜文鹏又准时来到公交车站,一抬头,却看见昨天打他的美女正站在站牌下,不等杜文鹏上前去讨公道,那美女自己走了过来,满脸灿烂的笑容地开了口:“这位大哥,昨天真是对不起,是我认错了人。我有一个好朋友,刚刚被她男朋友甩了,我看过她男朋友照片,跟你长得很像,我一不留神,把你认作了他。”

杜文鹏没好气地说:“认错了你也不能打人啊?”那美女扮了个鬼脸,说:“我心里气嘛,要不,你打还我三巴掌消消气,这总可以了吧?”杜文鹏又好气又好笑,她那张雪白粉嫩的脸,他可狠不下心下手。美女莞尔一笑,“大哥,这样吧,今天我请客,向你赔你礼道歉,下午我在这里等你!”说完,她也不等杜文鹏回答,转过身又一溜烟地骑上电动车走了。

    下午,杜文鹏下班刚下公交车,一眼就看见那位美女迎上前来,不由分说,拉上他跳上一辆出租车,径直到了悦尔登大酒店,要了一桌酒菜,又是敬酒又是挟菜,连声向他道歉。杜文鹏酒未下肚,心就先醉了。

    美女主动介绍,她叫田青青,是一家贸易公司的职员。杜文鹏也赶紧把自己的情况向田青青作了介绍,“我是握方向盘的,在一家公司开车。”他们边吃边聊,越聊越热乎,这一餐饭一直吃到十点多,两人才依依不舍地分了手。

    第二天,杜文鹏在等车时,田青青又从站前经过,这回她没有戴头盔,看见杜文鹏,冲他送上一个甜甜的笑容。下午杜文鹏下了班,在站牌下,不由自主地四处看了看,正巧,田青青也刚好下班经过,两人见面都乐了。

    杜文鹏说田青青昨天请了他,今天他得回请一回,田青青笑了:“我请你是向你表示道歉,你请我是表示什么?”这话让杜文鹏闹了个大红脸,田青青笑得更响了,“好了,我接受你的邀请,嗯,不能让你太破费,这样吧,我们去找一个大排档,然后我们去公园坐坐。”

    到公园时,天已经黑下来了,两人在一条小径上并排走着,美人在旁,柔软的发丝不时轻拂着杜文鹏的手臂,淡淡的香味钻进鼻孔,那情那景,要多浪漫有多浪漫。

    忽然,小径两旁忽然跳出三个蒙面人,手中拿着明晃晃的刀子,喝道:“打劫,识相的快拿钱出来!”

    田青青尖叫一声,直往杜文鹏身后钻,杜文鹏拍拍她的肩膀,“三个小毛贼,没事,看我打发他们。”

    三个蒙面人扑了上来,杜文鹏身子一闪,顺手一扯,领头的蒙面人扑通摔了个狗吃屎。接着,他又飞起一脚,第二个蒙面人手中的匕首嗖地飞了出去,捧着手腕直叫唤。第三个蒙面人吃惊地看着杜文鹏,再也不敢上前了。三人见杜文鹏身手了得,撂下几句狠话,急忙逃了。

    杜文鹏起身想追,田青青一把抱住了他的腰,颤声道:“文鹏,不要离开我,我怕!”杜文鹏只好先回身安慰她,“文鹏,你太棒了!”田青青满面绯红地把头埋进了他的怀里。

    从这天起,杜文鹏和田青青三天两头约会,感情很快升了温。

几天后,杜文鹏开着车,半路上看到田青青站在路边,一脸焦急,他一个急刹车停了下来,田青青诧异地看着杜文鹏,“文鹏,原来你是开这种车的。”杜文鹏呵呵一笑,问她怎么了,田青青沮丧地指指路边的电动车,说:“你看它罢工了,我还有事呢,真急死人!”

杜文鹏一挥手,说:“上车,我载你一程。”坐在杜文鹏旁边的同事一听,连忙说:“不行,这车不能随便搭人。”

“她是我女朋友,出了什么事我负责!”杜文鹏不由分说,打开了车门。

田青青迟迟艾艾地说:“文鹏,既然不能搭人,那就算了,我另想办法。”

杜文鹏跳下车,“我说行就行!”一把将她拽上车,同事气得干瞪眼。田青青搭了一段路便下了车,同事这才松了口气。

    又过了几天,杜文鹏的手机响了,原来田青青的电动车又坏了。杜文鹏火速赶到田青青身边,这回他的同事什么也没说,见了田青青,还点头友好地招呼。

    田青青肩上挎着一只挎包,坐到后座上。车开动后,田青青说:“文鹏,我去一家公司联系业务,你能不能先把我送去?”杜文鹏忙不迭地答应了。

田青青指点着杜文鹏向前开去,十几分钟后,她指着路边说:“就在那里停下好了。”这是一条僻静的路,杜文鹏疑惑地问:“这里哪儿有公司啊?”

田青青笑着说:“公司在里面呢,这里看不到。”

    杜文鹏“哦”了一声,伸手打开了车门,就在这时,田青青从包里飞快地拿出一瓶喷气罐,对着杜文鹏和他的同事,“嗤嗤”两下,两人来不及吭一声,就晕倒在座位上。

    田青青立即把身子探出车外,喊了一声:“搞定了,你们快动手!”话音未落,路边闪出几个人,田青青从杜文鹏的同事腰带上摘下一串钥匙,扔出车外,那几个人扑向车后,插进钥匙,打开了后车厢门,突然,他们同时惊叫了起来,里面没有他们想要的盛满钞票的钱箱,而是几个黑洞洞的枪口。

    田青青听到叫声,刚想出去看看,突然惨叫一声,身子一麻,倒在座位上。只见杜文鹏和他的同事翻身坐了起来,杜文鹏的手中握着一根电棍。

    原来,田青青一伙是流窜各地的抢劫团伙,专门抢劫银行运钞车。田青青年轻貌美,她的任务就是借故认识运钞车的司机,一步一步和司机建立感情,取得信任,然后登上运钞车,用强力麻醉剂迷翻押运人员,同伙便将运钞车洗劫一空。

    这次,这个团伙盯上了杜文鹏的运钞车,田青青故意找杜文鹏的茬,送他三个巴掌认识了他。接着同伙扮成劫匪,迅速拉近她和杜文鹏的感情。田青青又试着登上了杜文鹏的车,取得杜文鹏同事的信任,直等到时机成熟,他们就动了手。

    这个计划不可谓不周密,可是他们没有想到,杜文鹏早已将田青青的行为上报了领导,且迅速通报了公安局,将计就计,设下圈套。杜文鹏的车上根本没有放现金,而是藏着几名荷枪实弹的警察。杜文鹏和他的同事也预先服下麻醉解药,引田青青自动上钩,终于将这个团伙一网打尽!

    田青青不甘心地盯着杜文鹏,问:“我什么地方露了马脚?”

    “你把我认错了,我可没有认错你,通缉你的照片早就发到我的手里了!”杜文鹏轻蔑地望着田青青说,“你送我三巴掌,我送你一电棍,咱们扯平了!”

    田青青眼一黑,晕了过去。

上一篇: 生死推敲

下一篇: 巧借美女当枪使

大家都在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