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故事传记 / 小故事 / 憨嫂应聘

憨嫂应聘

憨嫂应聘

时间:2017-09-23 来源:故事网 作者: 高申杰 17

  一天,憨嫂看到贴在墙上的一则招聘广告:城一敬老院招聘服务部经理一名,年龄45周岁以下,月薪2500元,包吃包住。

  憨嫂心动了,她曾在乡敬老院待过,做起活来驾轻就熟,完全可以胜任。

  憨嫂拾掇一番后,来到了城一敬老院。她打听到,10个应聘者,除自己外,还有不少人是这里的老雇员,报名后还得过面试、笔试两道关。不过这次院方一碗水端平,不搞内定。

  简单的面试之后,院方当场宣布:淘汰2人,9人进入下一关笔试角逐。

  宣布结果后,憨嫂心里犯了嘀咕:报名总共10人,怎么多出1人?好在她名列其中,姑且不问子丑寅卯吧。

  憨嫂跟在其他人后面进了会议室,对着号坐到最后一排。她身边坐着一位年轻女子,女子右嘴角有一颗黑痣,她就是半路上杀出的程咬金。这时前排几个女人纷纷回头,用奇异的目光看着黑痣女子。憨嫂不管那些,只管浏览考题。一看,倒吸一口凉气,一张大纸10道试题,大部分都不会做!她先将有把握的圈了记号,仅仅3题。做完后,试图再攻难关,当看到“风湿性心脏病要服什么药”时,她彻底蒙了,沉思半晌,嘟囔道:“妈呀,这种题目谁会做呀!”

  憨嫂看到旁边的黑痣女子笔走龙蛇,便用胳膊肘捣了捣她:“哎,你会做,当过医生啊?”黑痣女子扬起粉脸,嘴角的黑痣跳了跳,勃然大怒道:“你这人真是,自己不会做,干吗干扰别人呢!”

  过了一会儿,憨嫂粗声粗气大喊了一声:“交卷!”监考官走过来,抬腕看表,阻止道:“才过10分钟,急什么急。”说完,踱着小方步向前走去。憨嫂小声嘟囔道:“反正不会做,干耗着,难为人,还不如交了。”黑痣女子更不耐烦了,抖着考卷,说:“这叫人怎么考啊?”憨嫂苦涩地笑笑,低下头开始浏览第二张试卷。突然,憨嫂粗犷的嗓门又响了起来:“考官,发错了,我这里有张标准答案!”话音一落,突然轰的一声响,黑痣女子仰面倒地,面色发青。憨嫂一怔,忙问她怎么了。黑痣女子面部越发扭曲,无法言语。憨嫂慌忙放下笔,弯腰下去将她横抱起来,咚咚咚地朝考场外跑去。

  正巧,门外停着一辆轿车,驾驶座上的小青年正在玩手机。憨嫂往车上轻轻踢了一脚。小青年按下车窗玻璃,气恼地问怎么回事。憨嫂回答后,小青年冷冷地打发道:“打120。”“来不及!”憨嫂大吼,“车费多少我给!”

  可能是被憨嫂的吼声吓到了,小青年开了车门。憨嫂将黑痣女子抱进车内,平放在座椅上。这时,监考管冲出考场,大声喊:“喂,喂,姓名、联系电话没写!”憨嫂答声“回头再写”,催促小青年赶紧开车。

  快到县医院时,黑痣女子突然坐了起来,微笑着说:“大嫂,谢谢你,我现在没事了。我这是神经性头晕,老毛病。你回去填写姓名、联系电话吧,我一个人去医院就行。”

  这时车子停住,憨嫂下了车,正要付钱给那个小青年,可车子一溜烟跑了。憨嫂追着车子跑了一阵,直至不见了才拦下一辆的士,赶回了考场。

  考完试之后,憨嫂觉得她基本上是没戏了。但是她并没有灰心,她天天在外转悠,专门找招聘广告。广告倒是很多,铺天盖地,可一对照,不是超龄,就是文凭太低。后来又跑了几家劳务中介公司,还是没有好消息。

  半个月后的一天,憨嫂意外地接到了城一敬老院的电话,让她立即到院长室。憨嫂心里一咯噔:是不是那黑痣女子出事了?

  她忐忑不安地来到院长室。一进门,见老板桌旁端坐着黑痣女子,憨嫂那颗悬着的心才放了下来。那天监考的男考官也在,正对着她笑哩。男考官指着黑痣女子说:“没想到吧,她是我们院长,王院长。”憨嫂心里又是一咯噔:不是跟我一样应聘服务部经理吗?不是跟我一样只考了十几分钟吗?她有什么背景一下子就爬上院长宝座了?

  黑痣女子看到憨嫂疑惑的样子,笑道:“不像啊?”停了停,她郑重地宣布:“经研究决定,你被录用了,明天正式上班!”

  憨嫂半张着嘴,许久没合上,喃喃道:“没搞错吧,我只考了一小半,录用了?”

  “没错。服务部经理就定你了,希望你不负众望!”黑痣女子和颜悦色地跟她说。

  憨嫂还是云里雾里的,于是鼓足勇气提高嗓音问:“你不是也参加应聘了吗?你不是因为生病,跟我一样只考十几分钟吗?”

  黑痣女子抿嘴压抑着笑声,低头喝茶。旁边那个考官望了望黑痣女子,见她点头,便将目光转向憨嫂,解释道:“这实际上是一场特殊的考试,是我们王院长精心策划的。这几年,我们院里出现了一些不诚实、缺乏爱心的服务员,分下去的水果食品,她们偷吃;工作态度也不好,敷衍塞责,对老人漠不关心,有的人居然向老人索要小费。为了招到一位有诚信、有魄力、有爱心的经理加强管理,我们王院长煞费苦心地策划了这场特殊的招聘。王院长装病虽然是一种看似荒唐的设计,但确实检验到了你的为人,你的品质。你舍己救人,说明你有爱心;标准答案每人一份,其他人都捂着掖着,只有你如实说了出来,说明你老实诚信。所以,服务部经理非你莫属!”停了停,他又津津乐道起来,“门口那辆轿车,其实是王院长这出戏中的一件道具。我们期盼你能来我们这里,共同创建一所温馨的老人之家!”

  憨嫂傻傻一笑:“噢,原来是这样,真有意思,像是演电视剧似的。那些都是我的本能,其实我并没那么好……我的文化水平太低了……”王院长诚恳地说:“文化水平可以一边工作一边提高,但是向善的心、助人为乐的态度才是最可贵的,也是我们最需要的。”

大家都在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