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故事传记 / 哲理名言 / 红尘中那曾经萦怀的爱恨情仇

红尘中那曾经萦怀的爱恨情仇

红尘中那曾经萦怀的爱恨情仇

时间:2018-09-13 来源:网络 作者:佚名 122

  纱窗日落渐黄昏,金屋无人见泪痕。寂寞空庭春欲晓,梨花满地不开门。
  【唐】刘方平
  一
  月色溶溶夜,江南寂寂春。枕着夜的芬芳,回首梨花深院,心思如月浸满了楼台。
  一曲琴音,和着唐诗的清音,在那白云之间婉转,我用千古的痴情在宋词的苦雨中,在唐诗的长风里,寻觅,徜徉我相思的足迹,抚出百转千回的寂寞。
  一缕春风,从季节里穿过,在岁月里重复,送来阵阵花香,微风吹过了那些过往,勾起了旧日的回望。汉武帝的阿娇今何在?一缕香魂如今在何处流浪?
  影影绰绰中,是谁,在花间低语,诉说着未完的孤独。是谁,将随风舞起的花瓣,印满古墨书香。
  是谁,在字里行间里,将一个失落的遗憾在尘世浅吟低唱。是谁,把心里装不下的思念在词笺里写满。
  昨夜,窗外的春花默然开放,几抹洁白,几许嫣红,映着小轩窗,凭阑倚望,风,卷起又散落了一地寂寞的不堪。花自飘零水自流,天涯之外,我细数着一季又一季岁月的沧桑。
  二
  一季花开,四季轮回。
  晓风拂月,月华如霜。我轻踏晚月,走向铺满雪色一样的山岗,看着那一树树洁白被春风吹醒,和着月色悄然绽放。我忽然发现,在满林的花海之间,一个女子白衣胜雪,长发飘飞,徜徉在梨林间,月光拉长了她的身影。我惊呆了,不知道是月光照亮了她的脸,还是她的容颜染白了山岗。淡远寂寞的神情,如旷野烟树,那女子恍非人世,是广寒仙子,还是蒲公笔下千年的狐?清风徐徐,芬芳摇曳,我屏住呼吸,不敢靠近,是怕惊了这一山幽芳,还是怕惊了那女子?惊醒了这亦真亦幻的梦?
  不知何时,我如梦初醒,但见梨花依旧,月落远岚,那一袭白色却已不见踪影,只留下一股暗香。是花香?还是那女子留下的芬芳?这一切,是梦非梦?是幻非幻?我失魂落魄的寻觅,却是前尘几度,恍惚之间,春光已逝。从此以后,常常踏足那山间徘徊,希望能再次见到她,却只有远山虬枝相映,终不见那女子的身影了。
  三
  冬去春来,又是一季花开花落的轮回。
  清晨,我从山间走过,又来到那一片梨花盛开的地方。这一次,依然是那个女子,而她的身边,却已有了一个男子相伴。那身边的男子是谁?是谁三生有幸,在轮回中与她相遇?我看见那男子折下一枝梨花,执在手中,柔情在眉尖尽情的释放。我看见,那女子的嘴角,绽放了花一样的笑意,温柔明媚了一片春光。在这一片梨花下,衣袂翩迁长发飘舞,春的盎然在空气中散落着一天花雨。我的心,却没有这春光一般灿烂,失落的心是片片花残……
  悄然离去,我怕惊扰了这对神仙眷侣,转身后,竟有潮湿的雾气浮上了眼角。
  四
  时间太瘦,指缝太宽,唐宋明清,时光就这么溜走,在岁月的车辙里跨越千年,弹指间,夕阳几度,我梦依旧。
  日暮轻寒剪剪风,户外细雨如丝斜织,我撑一把油纸伞,从阡陌间走过。这里有一片纯白,也有着大片大片的紫红。三月江南,梧桐更兼细雨,草色如烟,卷起了一阵阵芬芳。在朦胧之中,我又看见了那一抹纯白的素裳,花貌如昨,美目盼顾如水,却是不似旧时的清丽。眉目间紧锁的是掩不住的哀愁,容色中有着几分憔悴。梨花一枝春带雨,那眼角滑落的,是露珠、还是泪珠?我想要上前叫住她,朦胧中,她身影遁去。只有那一地的相思。在蒙蒙细雨之中,迷离的犹如情感的莫测,纯净的却一如我少年的惆怅。
  我不知道千年来发生了什么,只是内心的深处,隐隐作痛。是为了逝去的年华,还是沧桑的美丽,我不知道。在重楼深处,轻轻的吟起了那几句古老的歌谣:“青青子吟,悠悠我心,纵我不往,子宁不嗣音”!余晖下,我落寞的倚着西窗,饮尽半壶残酒,沉沉睡去。
  隐约中,我被一声叹息惊醒,抬起头,远远的看见一袭白衣,一抹素颜,伴着点滴离愁携一分月色,映满了轩窗,轻轻扣响我一帘幽梦。我仿佛看到,那女子独自在水一方,素袖迎风,几欲乘风离去,伫立回眸,风过,卷起漫天梨花,片片花瓣随着衣袂轻舞。然后,消失在蒹葭深处,长发飞舞,白衣胜雪,凄美的不似人间景色,身边卷起了漫天的花瓣,如雨洒落,那凄美,随着花雨在白雾中渐渐远去。冷冷的风吹过,冷香雾散,佳人无踪。我恍然惊起,已是湿了青衫。梦境破碎,我才记起,那梦中的清影,只是前尘往事。
  五
  此去经年,良辰美景虚设,烟雨中的江南三月,她再也没有出现在我的梦里。我的容颜也一一天天老去,梦中的梨花却在青丝间开一抹霜雪。只是,每当夜阑人静的时候,我的心里仍惦念着随风飘坠的身影。曾经的春光,可能永远定格在那一抹忧伤的白色之中了吧。
  
  就在我以为今生也不会再看到前世春天的时候,昨夜,户外的梨花又悄然开放。晨风吹来片片莹白,那是多年不见过的冰洁。我携了一袖淡薄的风,又来到了那山间的梨林,轮回转过千年,山间的梨花,又开了。我又看到了女子,身边却无人相伴。一千年的光阴,不曾在她的脸上留下一丝痕迹,风韵犹在,素颜如雪,纯净如月,笑靥如花,醉了我,醉了那这烟雨江南。沧海桑田,花开花落,在等待了三生之后,我终于等到了她。扬手间,挥别那些错过的凄凉,尘缘在今生的相逢中如愿以偿。千年的盼望随风里的尘埃落定。一杯清茶,一卷唐诗,静看巴山夜雨,窗外有风撩过湘帘,蓦然间忘了今夕何夕。
  风吹起,又卷起了漫天的花瓣,那些漫天飞舞的花,洗净了人世的沧桑。刹那间,红尘中那些曾经萦怀的所有的爱恨情仇,随风远去,了无痕迹。云水间,我们携手远去,渐渐消失在如雪的花海中。花林茫茫,月光朗照。这一生,没有余恨,不再情伤。仰首望,天很蓝,云很白,红颜依然。终于知道千年的梨花今生为谁开放。
  过去的岁月,遥想成不可触及的凄美,片片雪白印入心海,收藏在于那令人无法触及的时空。淡然含着花香的诗句,却在风的鼓动下,悄悄潜入我的灵魂、和千年的柔情在那一抹亘古的清辉中一起释放。

大家都在看